郑号锡正妻_

我先认真说一句,虽然我腐瓶邪黑花,我是看完原著后才喜欢的。藏海花正传沙海我都看完了。正传我看了不下五次。我甚至舞台剧都有去看。但自从季播剧开始,我的朋友圈出现各种跟风狗(我是指那些只看了剧,书没看过的在跟风说喜欢)到现在老九门播了,也是各种说啊,我喜欢佛爷啊好喜欢这个那个。)嗯 包括前段时间看到自己表妹在朋友圈刷喜欢启红,我还和她说,是嘛。我喜欢这对的时候你还在小学吧大概。现在她都高中了。我不否认肯定有因为剧而去补了原文的。当然演员粉们也感谢你们的支持。因为你们收视率才好。但对于xl,他已经不是作家了。他只是商人而已。我去看这部电影,算我为了喜欢书中的角色去看。我萌cp的前提是,我喜欢他们每一个人。现在看到跟风狗在刷屏我真的hin不爽。我不撕,我只是垃圾小透明,我只是抒发自己的不爽,打扰到各位了。占tag也抱歉了。感谢各位看我的废话。好了下面让我来说说自己看完的感受吧。(我是cp粉 可能会腐眼看人基)各位见仁见智吧。
好他妈基!!真的在电影院看太羞耻了🌚(剧透剧透,小心啊)
screen 1
发糖.先是小哥从背后抱着天真让他噤声。我觉得这就是疗养院的梗。但这里改成是三叔为了不让小天真涉险把他锁在了车上,但无邪自己偷偷下去然后被小哥发现。
Screen2
我的妈妈。小天真竟然会用萧控制尸鳖。三叔夸他会吹箫(啊,我污了)天真那会儿是一有啥事望小哥。小哥也是担心地看着天真。还抽空和小哥比了👌
Screen 3
md!这颗糖太他妈可怕了。就是天真小哥以为没事了。准备往前走。结果小天真一动。周围地板都裂了。然后天真小哥都很紧张地望着对方。天真想往前走。结果又裂了点。小哥马上说 别动。 过了会儿天真说 我出不去了。你等会儿,我把回忆给你。然后开始结开相机想扔过去给小哥。他的动作肯定会造成更多裂缝嘛。然后小哥就急了。说,我让你别动。我要你自己给我。手给我,我接着你。然后两人把手伸向对方。天真慢慢走过去。慢慢地,慢慢地。结果 咔嚓全裂了,天真掉下去le🌚小哥大喊一声无邪!!!
Screen 3
小三爷吃醋。就是我说阿宁小哥有奸情那里。因为两人相互笑。then 小无邪也非要跟下去。但在我眼里真的看起来像吃醋
Screen4
他全程很紧张小哥。有一幕就是小哥西王母对打,这时候给了一个镜头给小天真和阿宁。两人哟。两人都全程紧张地看着小哥。
Screen 5
小哥和西王母对打。重伤,被甩下去了。奄奄一息。小无邪要去救他。又来了,两人把手伸向对方,然后最后关头(准备爆炸了),无邪拉住了小哥的手。把他拉了回来。注意,小哥这时候是在后面搂着天真的。手也是牵着的。啥姿势你自己想吧。然后两人开始对笑。我跟你讲,按别的电影。要是男女主脱险,然后来个对笑,笑完绝对要kiss。他们那时候的气氛就超像!!!妈呀。然后天真问小哥,你现在后不后悔认识我这个朋友。然后小哥说,我现在后悔没有把你锁在车上。我还有事没有完成,我现在要去把他完成了。小哥这时候要回去彻底把西王母弄死。不然她会再次复活的。(其实就是天启那样。沉睡 接着多年以后再次复活。)然后小哥一下次把天真推开,自己跳下去。
Screen6
好了。天真很伤心啊。因为这种其实就是暗示小哥和西王母要同归于尽了嘛。小哥又开始和西王母打了。然后西王母把她的赫子刺穿小哥的手,然后她的血就会进入小哥那里,小哥就会死。然后这时候小哥开始回忆杀了(和谁的我们都懂哈🌚)然后小哥又有力气啦。反击啦。but这时候因为一直在爆炸其实小哥就算弄死了西王母他自己也很难出去的😭 反观天真那边,他震惊地看着小哥掉了下去,他开始结身上写着老九门的一块铜钱。然后扔了下去。好了,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这个梗要来了。小哥说自己隔一段时间就会失去记忆,他时常望着自己都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过。然后天真说自己会记得。然后我忘了说了啥,反正小哥就说,你只要把你这个给我就好了。(注意⚠两人这时候面对面站着。小哥伸手到无邪胸前拿起那块铜钱)然后无邪也说好啊,你到时候一定要来找我。(妈呀定情信物咩🌚)所以这时候无邪一脸悲伤啊,把这个扔下去是不是也是在和小哥道别呢?然后小哥这边也是给了个镜头 从低往上拍啊 拍着那枚铜钱往下掉,小哥也是抬头一直望着。
screen 7
md 暗线来了!!卧槽惊天大糖。差点甜死😃😃😃😃😃这里先说说。小哥要下这个墓就是要终结长生。弄死了西王母就好了。而这个蛇母陵又是铁面生造的,所以某种意义上小哥的梦魇是铁面生。然后天真呢,当初在小时候有次玩耍。误入吴家祠堂。他遇到一个戴着面具的人一直追着他向他伸手。因为天真在祠堂里拿了一个那种和尚念经一直在手上摇摇摇的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鬼反正你应该知道我在讲什么东西的吧。oh 对 无邪身上戴着的那块铜钱就是在这个摇摇摇的东西上面摘下来的。还有 前面一直在回放一个镜头。就是吴家每月都会死人。丧礼上有个女人在上面弹琵琶哭丧。这个镜头前面回放了好几次。我前面还不知道为啥。好了。惊天大糖为我解了秘。好,现在让我讲这颗糖。
这是一连串的镜头。首先是西王母手上的指甲套(就是古装戏那些娘娘手上戴着的那些)、接着是那个弹琵琶的女人。镜头慢慢移到那个女人的手上。嗯 手上戴着指甲套。这里有个新的镜头指甲套是之前没有的,然后还加了年幼的无邪看到了想要站起来,但看到了那个女的眼睛又坐了下去。接着,是铁面生回头的镜头。然后是无邪在祠堂里遇到的那个面具人伸手的镜头。然后就是我发给你瓶邪初相遇的那里。小哥回头往无邪的背影,但无邪变成了铁面生。接着无邪也是回头看小哥的背影,但小哥变成了面具人。接着是一连串两人手伸向对方的镜头。(裂缝那里还有天真去救小哥那里)接着是回到三胖去找中年无邪那里,吴山居里有一副希腊神话的油画。也是两个神手伸向对方又够不到那种。(我觉得是宙斯和丘比特)油画这里开头就有放,我那时还奇怪,吴山居怎么还放油画。md 原来是那个女的大概是西王母的化身吧。然后那一连串的镜头我们可不可以理解为瓶邪的相遇就是上天注定的。
片头一开始就是中年无邪说我一直在等一个朋友。结尾的话也是这个啦。就是中年无邪说我不知道我们的故事是他记录我的还是我记录他的。反正就是无邪从25岁等小哥一直等到中年吧。(但我觉得开头有暗示小哥回来找无邪了。
最后我想说,这是找了本不怎么样的用人拍的嘛?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