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号锡正妻_

最浪漫的事

😭😭😭😭😭😭😭😭😭😭😭😭😭😭😭😭😭😭😭😭😭😭😭my Pietro and remy

青の记忆:

写的一塌糊涂,千万不要看,看了千万不要欺负宝宝,宝宝不然哭给你看!哪怕都是我的错(T▽T)



最浪漫的事。
他咧着嘴角笑了一下,在这种没法玩游戏机,老旧的电视机只会播报无聊新闻的情况下,读书或许是他唯一的消遣。在有点泛黄的纸页上读到这句话时,他的思绪被拉回了过去。
27岁的Pietro并不会像同龄的女生那样天天眼巴巴的盼望哪天男友可以约她们出去吃一顿法国大餐,在情意最浓时掏出一枚戒指,眼泪,亲吻和玫瑰花的祝福下完成走向人生大事的第一步。法国大餐,Pietro撇撇嘴,自己跟Remy吃过一次,虽然说饭后甜点很好吃,但等的时间也太太太⋯⋯太长了,从开胃汤到主菜就需要等半个小时,而且每道菜的盘子怪大,分量⋯⋯剔除不能吃的雕刻花和不好吃的香菜,Pietro表示他把Remy的那份吃了也没吃饱。当然在漫长的两个小时中,Pietro因为极其无聊“顺手”给隔壁桌的秃老头耳朵上插一朵玫瑰花;翻了几个男士钱夹,并好奇的掀了一个小姑娘超短裙,结果那小姑娘误以为是对面的男友耍流氓,反手给对方一记耳光。当然这种对自己不利的记忆Pietro表示自己并不记得。
“你就不怕哪天Remy把你甩了?”jean一边涂指甲油一边恨恨的看着Pietro快速的往嘴里塞着Remy做的小饼干,这家伙怎么吃都吃不胖吗!
Pietro飞速动着嘴巴,又不知从哪弄来一瓶可乐,喝了几口然后撑着脖子好容易把嘴里东西咽下去,“不怕!有什么好怕的!要甩也是我甩他!”Pietro大大咧咧的冲jean挤挤眼睛,但在对方看来只是为了掩饰心虚。
“那你俩现在还是玩玩?他除了用哄小女孩的话逗你,就没有对你表现出承诺?要知道对方可是gambit⋯⋯哎上次咱俩去逛街,好像看到Remy带着一个女的进了赌场?”jean不动声色的戳戳还在努力装学霸而无视八卦的千欢,暗地里添油加醋。
看到装逼失败索性就破罐子破摔,女孩子天生八卦性格一下子展现出来:“嗯,是跟着一个女孩,两人拉拉扯扯进了赌场,哎~那女孩被罩应该有D吧?”“可不是嘛,穿的那么暴露,看Remy眼睛都着火了,Pietro,当晚Remy回来了吗?”后来怎样Pietro是真的不清楚了,他只记得自己迷迷糊糊回到寝室,在床上躺了半天,最后起身把Remy几副扑克牌丢入垃圾桶,再把他最喜欢的香波倒入厕所,心里才好受点。
当晚外出回来的Remy的日子并不好过,他脱下大衣,爬上床打算给一日没见的小甜心一个吻,但很不幸,Pietro一闻到他身上赌场特有的香水味夹杂着烟草味,下午女生说的话一下子全想起来了,身体很诚实的表达了内心的不爽——一脚把Remy踢下床,恨恨的裹着被子翻身无视地上人错愕的眼神。Pietro以为根据着老流氓的习惯,会厚着脸皮再次爬上来,但是没有。对方在屋内转转,最后竟然带门出去了!“妈的!别以为你只有你找小女生玩,我也会!”Pietro在黑暗中恨恨的锤了下枕头。
经过一晚的整修,加一早上的装扮,上身是银色外套加黑底白字T恤,下着紧身牛仔裤和皮靴,头发也被主人精心弄了个“鸡冠”,我们小天使Pietro要去开始他伟大的泡妞事业!
等等,这不对劲,泽维尔天才少年学校因教授淡泊性格的原因,室内室外装修都是极为低调的,这⋯⋯玫瑰花红毯,飞舞的气球,空气中是巧克力蛋糕与香槟混杂的香味。这满天飞舞的粉红色和大红色怎么看都像那个混蛋的风格,难道他请求教授在学校举行他与赌场那个女孩的婚礼?呵,好,很好,在泡妞前把他的婚礼蛋糕吃了,就当我送了贺礼了!
银光踏着玫瑰花瓣铺成的路直挺挺的向多层蛋糕发起自杀式攻击,速度太快,让躲在暗处的准备撒花的Scott他们先是一愣继而疯狂的追上银光,自己砸自己婚礼的场子,这个真的很quicksilver。眼看蛋糕就要沦陷,这时我们的英雄——Charles教授用他的大脑阻止了悲剧的发生——Pietro僵在蛋糕前,嘴巴大开,嘴唇离蛋糕只剩1厘米。看到却吃不到,再加上嘴巴的形状,在场所有人都表示好像真的有什么透明液体从Pietro嘴巴里滴落
“Cherie,不急,都是你的,你可以慢慢吃”一直站着蛋糕旁的Remy拿出一块手帕,淡定的替对方擦去嘴角不明液体。不得不说,今天的Remy帅的掉渣,白色衬衫配上剪裁得体的西装,加上一条泛亮面的西装裤,把Remy本来就均匀强壮的身体衬托的更加修长,头发也被精心打理过,不似以往花花公子般随意披散,而是做了修短,发尾也被主人精心的弄得往外微翘。如果说以前的Remy是夜晚塞纳河边散发着荷尔蒙的流浪诗人,今天的Remy则是英国下午茶中彬彬有礼的楚楚绅士。真是衣冠禽兽,造化弄人啊!Pietro绝望了。
只见“禽兽”一手拉着自己的右手,另一只手变戏法似得掏出一枚闪亮亮的戒指,上面不断闪烁的星光闪瞎了在场每个人都眼。“不愧是gambit,一圈的碎钻,怎么说也得有好几克拉呢!”Ororo表示她现在很想对自己的眼睛放道闪电,以缓解外界刺激对眼球所带来的不适。但见过大世面的人就是不一样,在大家心疼的捂住一只眼时,gambit很淡定的单膝跪下,还带着安抚性质的摸摸Pietro因为无措而轻微颤抖的右手。好了!这下两只眼都瞎了。
“Pietro Django Maximoff,我亲爱的,我向上帝保证,我会一直爱你,忠诚于你,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所以亲爱的,现在你能给我个机会去实现我的承诺吗?亲爱的,嫁给我好吗?”已经有女生开始抹眼泪了,Warren坐在钢琴前直直看着着两位,大气都不敢出,Kurt又开始双手合六祈祷上帝。Pietro左看右看,就是不看Remy,但发现大家都催促的看着自己,紧急之下,脱口而出“可我没有买戒指!”
笑声打破紧张的气氛,Remy宠溺看着自己的大银猫,“'Cherie,没事的,我不介意婚礼结束后你刷我的卡去给我买戒指,现在,你能嫁给我了吗?”Pietro终于直视看前带着性感和少见紧张的男人,男人勾起嘴角对自己笑笑。答应他,答应他!他的心催促着自己,是个男人就要勇于面对自己的心!“好的,我愿意”银头发的大男孩闭着眼睛狠狠点点头,说出了心中所想。
后来完全按程序走,在Warren带着摇滚风的婚礼进行曲下,在Wanda如果Remy不好好对待她弟弟她会弄死Remy的诅咒下,在学院众人的祝福下,一个成熟性感的男人和一个着装杀马特【划掉】帅气男孩完成了他们人生重要的一步。
现在想想这个确实是件浪漫的事,而且事后Remy坦白他早就想对自己求婚,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机会,Jean的误会让他明白得赶快对自己下手。至于那女孩,Remy表示我在大街上甩不掉她,又不能当众打她,只能拖到赌场才能动手甩掉她。这个是最浪漫的吗?他好像想起什么,不禁尴尬的笑笑,如果说之前气氛都很好,到最后一步两人乐极生悲在学校的台球桌上搞了一发,结果被教授牵制晚归学校,后听见自己儿子已经结婚心情郁闷的万磁王逮到,结局⋯⋯真的不愿再回想。
最浪漫的事?除了结婚这种大事,以后的生活虽然起起伏伏,但并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如果有,那Remy自愿放弃gambit身份,不再去赌场,专心在X学院教学或许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但这份震惊是对他人的,不是对自己的。至于为什么Remy不愿去赌场了,Pietro的解释是老年人不再受欢迎,不想去丢脸罢了。
“亲爱的,在看什么好笑的?”他的丈夫把一小块奶油蛋糕放在桌上,顺便低下头给他一个吻,手也自然的抚上他的脸庞,“抱歉,亲爱的,材料不多,只能凑合给你过个生日”,多少年了,他的丈夫还是这么浪漫能干,哪怕在物资紧张,材料有限的情况下,都不忘给自己做个小蛋糕过生日。
是的,现在是战争年代,哨兵对他们进行灭绝式屠杀,他们的同伴越来越少,他们的物资也越来越少。仗着自己是Magneto的儿子和Charles的继子,他提前得到消息他们的避难所会被哨兵毁灭,但他却不为此难过,他只是回头去看他忍着伤痛转身开始收拾行李的丈夫。
那是战争刚开始不久,他的丈夫就在战争中受伤了,他的能力被哨兵吸收并转化成更大的动能爆破回来,自己仗着速度的优势终于将他带回了基地。经过手术修复,命是保下来了,但身上的伤痕和不再灵活的手指无不控诉着哨兵的残忍和他们无法比拟的力量。后来他们的物资开始紧张,他们的伤员却越来越多,他明白自己和自己的丈夫在战争中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而且如果哨兵得到quicksilver的速度,同伴们会死的更惨。所以他们决定离开,靠quicksilver的速度在战争的废墟中寻找食物和必须用品,靠gambit多年闯荡的经验和人脉寻找新的庇护所。
他的父亲们对于他们的离开虽是理解但却不支持,他不知道他的父亲们是怎么找到他们的,并通知Kitty和sunspot一次次将敌袭的消息提前告知他们。这次也是一样,但不同的是他的决定 。
“抱歉,Roberto,我想这一次我们恐怕要说再见了,”他回头再看了一眼他的丈夫,Remy一手抓着门把一手还算麻利的他们随身的物品堆放好,他紧抓门把都有些发白的手暴露了他的秘密,这是因为伤口疼痛但却缺少止痛药又不想自己担心的结果。是时候结束了,gambit和quicksilver都不是怕死的人,所有X战警都是不怕死的人,战争中他看到Warren和Kurt相拥而眠,无视他们被哨兵刺穿的伤口,天使和恶魔的爱超越圣经上任何一副画面;看到过尽力保护火种,但在火种消失后也破裂成雪花的冰。如果真的要离开,他们只希望能像他们的同伴一样最有尊严的姿态去拥抱死神,“告诉父亲们,不要在联系我们,我和Remy会永远都爱他们,但是时候说再见了,去保护那些有价值的人吧,我们会尽量靠自己的努力多与他们在这个世界共存活。”
他们没有去教授给他们指点的安全避难所,而是回到了他们从前的家——一所他们居住多年的小别墅——现在只有一个大体的框架。他们将所有东西搬进地下室,开始了“悬崖边跳舞”的日子。
头顶传来机器的轰鸣声,他将手附在他丈夫的手背上,“Remy,生日怎么能只有蛋糕没有礼物呢?唱个歌当礼物吧?”他一如平常的调戏引起丈夫温柔的浅笑,轻柔浪漫的法语歌飘扬在两人身边,水泥板砸在老旧电视机的声音就当是插入了摇滚的副歌吧!
不知什么时候安静下来,红光在丈夫背后亮起,他看不见他爱人的脸,只能隐隐看到他依旧高大的身体轮廓,宛若第一次正面相遇:自己大白天偷了gambit的钱包,但很快被对方堵在小巷子里,Remy背对的正午刺眼的阳光,让他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能隐约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向自己走来。
“漂亮的小兔子,你能偷到我的钱包真的挺厉害的嘛!”
“那是你不行,大叔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Remy LeBeau,人称gambit,你呢?可爱的小兔子?”
"我不叫小兔子!我叫Pietro Django Maximoff!”
原来最浪漫的事是可以与你共度一生,他闭上眼睛如是想。















评论

热度(63)

  1. 郑号锡正妻_青の记忆 转载了此文字
    😭😭😭😭😭😭😭😭😭😭😭😭😭😭😭😭😭😭😭😭😭😭😭my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