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号锡正妻_

男友衬衫——周江

邪墨:

    第一篇文献给全职首男神,第二篇文就献给次cp吧

    周江我是第一次写,人物抓得不到位还请原谅,请求不要扔西红柿炒鸡蛋的原料Q^Q

    很喜欢九点水,所以文中可能有些偏向他,大家尽量接受,实在不行也不勉强

    p.s.有福利(第二篇就写肉,唉,我堕落了)

    就这样,请食用吧

————————————————————————————————

    周泽楷和江波涛虽说公开恋情了,但在训练营这种庄重的场所,还是严肃些较好,所以两人(江波涛一方面强迫性)约法——在工作日禁止干那事,休息日回到两人买的房子内就随周泽楷去了

    周队在一次“犯法”后两周没吃到江波涛便开始乖乖遵守。禁欲五天甚至六天的后果就是两人刚回到房内,关上门的下一秒,周泽楷暴雨般的吻便落了下来,悉数打在江波涛身上,等两人好不容易到房门时,身上的衣物早就甩了满地,直到天亮江波涛去洗澡时才顺手扔到脏衣篓里

    这天,江波涛在收拾时怎么也找不到两人的裤子了,他拿着周泽楷略大的衬衫,突然明白了什么,若有所思的看向房内还在睡的周队,最后任命地走进浴室——拿着周泽楷的衬衫

    周泽楷起床后揉着眼睛走进厨房找自家恋人,在看到江波涛后手僵在了半空

    江波涛站在灶台前,专心致志地盯着锅,丝毫没有发觉有人到来,他穿着很是眼熟的白色衬衫,有些不合身,但也是能以邻家大哥哥的形象迷倒一群女生,但在周队的眼中,却是十分诱人,因为,他全身上下,只有这件衬衫,是的,连内裤都没穿。宽大的下摆正好遮住挺翘的臀部,稍稍一晃动,便是春光乍泄,细长的大腿随意搭在一起,袖子卷了几卷,正好露出一点手腕,本来就洁白皮肤在窗子透过的清晨的阳光下显得格外白皙。这样的人,以这样的姿态,站在这样的场景下,显得很是诱人,让周泽楷想将他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让这人只属于自己

    江波涛正专心盯着锅,后方突然有什么贴上来,转头一看,果然是他家刚睡醒的王牌

    周泽楷将人圈进怀中抱紧,双手搂着他的腰,将头抵在对方肩上,小幅度蹭着,江波涛用空着的手揉揉他的头发,温柔道:“还困就再回去睡会。”

    周泽楷打着哈欠摇头,一缕呆毛不合时宜的翘起来,江波涛看着那缕呆毛,没忍住,笑了起来。周泽楷疑惑的抬起手,摸到不听话的呆毛,将其按下去,不满的在江波涛肩头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收获来自江副安慰的蹭蹭,蹭回去,同时手开始不安分地乱摸,并有向下移的嫌疑

    江波涛盯着锅,一只手抓住马上到达目的地的手,慢悠悠道:“小周,你是故意的吧。”

    “......?”

    “别装蒜,衣服”江波涛淡淡地扫他一眼

    周泽楷心虚地将正在吃豆腐的手移回江波涛腰间,用小动物般的可怜眼神看着江波涛

    江波涛淡定地炒着菜,不时扫他几眼,不理恋人的卖萌

    这淡定维持到周泽楷第三次讨好的蹭蹭并凑上来,他忍不住笑起来,笑到一半被周泽楷将身下的笑声堵了回去

    一吻结束,江波涛喘着气问道:“是杜明他们告诉你的?”

    周泽楷知道他说的是“男友衬衫”这事,摇摇头:“方”

    “方后那么老的人了,居然给你出这种主意,也真是够了。”

    “江,喜欢。”

    被看穿的江波涛淡定地撒着谎:“谁说的,都老夫老妻了,这种事怎样都好吧。”

    周泽楷将他转了个身,伸手关掉火,继续吻,手又开始不安分,不过这次是直冲目标,在江波涛臀部色情地乱揉。江波涛也随他去揉,反正这种一天下不了床的事又不是第一次发生,就当是对周队乖乖“守法”的奖励了

    江波涛主动勾住周泽楷的脖子,加深这吻,两人分开后,歪歪头,暧昧地笑着邀请:“去床上,还是就在这里?”

    周泽楷抵着他的额头磨蹭,沙哑着声音道:“都要。”

    江波涛失笑:“真贪心啊,枪神大大。”

    “江,喜欢。”

    再次被看穿的江副笑而不语,凑上去索吻

    两人又纠缠在一起


End

————————————————————————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我第一次写这样的文,能写到这就很不错了,总要给个缓冲期嘛,呵呵^-^

评论

热度(52)

  1. 郑号锡正妻_邪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