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号锡正妻_

荣耀金融大街 44

妈妈!好带感啊阿啊啊啊

凤凰客栈:

索罗斯的那个事大家有兴趣可以查一下,真的非常有意思。不过我写的比较主观,别太当回事……老头子输不是输在香港市场,而是和老虎基金输在了日元投机和俄债上。




本着负责的态度,有些话我先说在前面。我觉得之前我写的金融相关的东西虽然也胡扯不过多多少少还可以考证,从现在开始我写的基本都在胡扯了。我尽量想让他看起来合理,但这合理仅限于理论值,实际操作基本上是没可能的。市场操纵要涉及的方面很多,隔夜拆借、期权期货到期结算、结汇构成等等,这真要写出来大概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到底写的是个啥玩意儿,老实说我也没能力写,我们还是写写怎么谈恋爱吧【喂




另外先给大家正个三观,不要觉得是这帮人干出来事情怎么样都很帅。市场操纵首先是犯法的,有违市场公平的原则。而且不论出于何种理由,市场操纵都没有正义可言,即使一方的出发点是正义的,但对被剥夺的那一方就是两重天了,而且被剥夺方很多都是一辈子的血汗钱。




祝乐乐生日快乐~~




最后,周江三章之内必见肉。【喂


===================================================


CP:伞修、双花、周江,以及全员




第四十四章


 


为何叶修说需要央行的支持?这个还要从最本质的地方说起。


 


苏沐秋在给微草和兴欣的新晋交易员上课的时候曾经说过华尔街的法则,当时他说:“华尔街有两个为王,第一现金为王,第二信息为王。若要在市场赢得一席之地,二者必有其一,若要全面控制市场,那么二者缺一不可。”


 


用一句简单的话概括苏沐秋的话背后意思就是,是要做市场的引导者,还是要做追随者?很多人穷其一生也都是追随者,因为不具备引导者的条件,更多人连追随者都不是,仅仅是垫脚石。


 


华尔街作为全球金融的最前沿,可以说是世界金融的缩影,所以这条法则其实适用于任何一个金融市场。在这些个市场中引导者为数不少,但如果真的要说有哪个机构最为权威和强势,正常情况下,势必是本国央行,尤其是像美联储、欧洲央行这些大型央行。


 


资本市场像美元、欧元、日元、澳元等等,包括港元在内,近几十年基本都发展成了浮动汇率,就是由市场来决定汇率,但实际上升值贬值基本就是央行的一句话,央行表示降息、维持低利率、实行量化宽松、扩大债券购买规模之类开印钞机削弱本国货币——钱的基数多了,钱就不值钱了,市场会相应的给出反应,日元兑美元短短两个月内贬值20%以上就这么来的,当然这其中也不能否认政府机构有没有事先和券商基金之流商量好,像美联储近几十年就愈发和华尔街狼狈为奸。


 


就在江波涛失踪的前一段时间,兴欣众人在闲聊的时候还说过有关央行操纵市场的事情。当时恰逢光X证券华X基金操纵市场被抓客户经理失联,新闻正在大吹特吹说证监银监怎么怎么战绩辉煌之类的。


 


叶修那个笑啊:“证监银监还有脸说操纵啊,他们自个儿好处没少收吧。”


坐在他旁边的苏沐秋把一片削成兔子状的苹果塞进了他嘴里:“少说两句,不怕被查水表吗?”


陈果说:“为啥没脸说操纵啊?”


魏琛插进来一句:“老板娘你想啊,大型市场操纵国家真的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吗?”


方锐接下去:“而且如果真的要说操纵的话,央行才是首当其冲的。”


紧跟着苏沐秋说:“但是央行操纵市场,通常会有一个更为冠冕堂皇的理由。”


 


说完他就捂住了旁边魏琛的嘴,而叶修也及时的捂住了方锐的嘴。陈果有些抽搐,他俩这么干分明就是知道她会提问但不想让被捂嘴的那两个抢答。而魏琛和方锐之所以插嘴这个话题也是因为叶修之前调侃苏沐秋沐秋大大你爱不爱我然后苏沐秋就很自觉的去削苹果了,而当他俩问起来为啥是削苹果叶修给他俩唱了句走调的“你是我的小呀么小苹果”。


 


但问题的答案陈果肯定还是需要知道的,她只能硬着头皮接着问:“什么理由?”


这俩歪了歪头,同一个表情异口同声的回答她:“央行干预。”


 


在过去几十年中中国最出名一次的市场干预是1997年的香港金融保卫战,当年索罗斯携他的量子基金以及众多盟友横扫东南亚,当然这也有个前提,那就是当时的东南亚确实存在比较严重的泡沫。他们在击溃美元储备稀少的泰铢之后,把目标瞄准了香港。索老爷子作为一个令全世界闻风丧胆的大空头,他在打压汇率方面手段非常并且经验丰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成功干掉过英镑,同样的,他在香港市场也玩了一招DP(Double Play),先是趁月黑风高摸进了汇市,同时又大举做空恒指期货和权重蓝筹。这招狠就狠在如果选择大量抛售美元稳定汇率,那么货币供应量剧减隔夜拆解利率飙升,资金就会纷纷涌入债券市场,股市将一泻千里,做空的恒指大期就能赚的盆满钵满,而如果在这时候转救股市,那么汇市又要自身难保了。


 


不过横扫东南亚索老爷子最终还是败在了香港市场,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的。传说他败退时个人亏掉八个亿美金,团队整体亏掉十个亿美金,2000年前这可是个天文数字,但鉴于他在香港股市汇市的双重DP,他到底有没有亏掉那么多只有他们自己人知道。而这一战香港之所以可以赢,有一部分原因也是源于中国央行的支持,时任国家总理朱镕基——这位曾经的中国央行行长表示将不惜一切代价保卫香港。既然要保卫香港,那么自然要牵扯到外汇储备的问题。


 


尽管近几十年来欧元诞生,各个大陆也逐渐形成了贸易圈,但美元仍然是世界货币的中心。外贸生意很多都是将先结算成美元再由美元结算为另一国货币,所以才会有离岸人民币中心、双边互换协定等等的机制。但关键时候目前要靠的还是美元,因此美元储备就非常重要,很多人对外汇储备也有误解,人民币从8.0以上升值至逼近6.0关口很多人都嚷嚷过美国人吃饭买别墅把钱用光屁股一拍走人债都不用还,但美元储备在稳定本国货币上也有很大效用,毕竟货币的稳定将直接影响到一国经济,不仅仅是进出口,还包括外商投资以及其他方面。泰铢之所以会被干掉,也是因为索罗斯看准了泰国的美元储备少,果然泰国政府在耗尽300亿美元的储备之后被迫放弃固定汇率,泰铢由此一泻千里。当时中国央行的1400亿美元储备居全球第二,香港地区也有储备,即使不算特别多吧,但撑个两三周还是可以的。


 


这1400亿的储备跟后来四万亿完全不能比,但在当时也是一记强心针了。当然后来的四万亿也真的太多了,全球都还在去美元化削弱美元全球货币的属性,上层也学聪明了,非洲兄弟们欠美国人钱,每年的援助就给美债去抵消,别说为啥国内这么多穷人没救都去救别国人,在联合国获取支持票的时候就不会这么想了,不然中国在1971年的时候是不能重返联合国的。不过根据传说称香港那一战,央行其实没给钱,至少明着没给暗搓搓的有没有塞就不要深究了。毕竟香港和大陆不一样是自由经济,保卫战打得完全就是集体国有化的感觉了,免不了让人吐槽尼玛你还一国两制个屁啊根本就是一国一制了吧。这点在舆论上也被索罗斯利用过逼迫央行不要插手,毕竟人家大老远集结一帮人和钱精心设了个局来捞你的钱也是很有诚意的了。背后的政治意义呢也别去考虑了,比方说为啥那么巧危机刚好发生在1997-98年香港刚刚回归的那段时间。


 


自美国1929-1933年经济危机罗斯福采取3R政策之后,基本全球都承认了央行干预的重要性和有效性。不过也并非所有央行干预都是有效的,尤其是比较小的央行。乌克兰央行就曾经出过一个乌龙,公布了入汇价位结果被市场反咬了一口,成就了一场非常失败的干预。以及还有一点,就资本主义来说多数还是自由经济,央行干预只在必要的时候,但“必要的时候”央行会不会干预,还是趁机中饱私囊这也是个问题,曾经就有经济学家吐槽过说自从美联储成立的百年来,美元的购买力削弱了大约96%,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美联储对衍生品的干预不及时,毕竟央行决策组也是由人来组成的。


 


叶修此行的计划毫无疑问是操纵人民币,之所以在众多的货币之中选择了操纵人民币,一是因为他们的资金量有限,钱不够第三世界国家想操纵发达国家股市汇市不叫勇气可嘉,说好听点叫有勇无谋说难听点就是痴心妄想,再说人家央行又不傻,凭啥听你们这帮外国人的?凭你们长得帅生得漂亮吗?而把目标完全放在像黄金一类的全球联动资产上困难也很大,所以如果能够得到央行的支持,本国货币无疑是最好操纵的。二是因为人民币的独特的地方,就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它可以说是基于固定汇率浮动汇率,并且浮动是有限的,目前是围绕中间价日内双向波动2%,最早的时候双向波动只有0.5%。


 


按理说吧,正常情况下汇率日内波动1%其实就够了,人民币虽有双向波动2%这个限制但实际应该没有什么影响,可人民币在经过几次改革之后出现了一个叫“人民币中间价”的东西,问题就出在这个中间价上。央行称中间价是根据市商报价去掉最高最低然后加权得出,但鬼晓得是不是上边的人拍脑子定的。一般人都不会去算也没法算,而且就算算出来了又怎样,央行说这个价就这个价。但这个中间价是不能小看的,差一个基点,牵涉就是全部的结汇、衍生品以及进出口结算。有个类似的事件,英国巴克莱集团的Libor隔夜拆借被人为操纵,一个基点仅仅一家基金的衍生品差价就要数百万美元,拆借还只是部分范围的影响,就不要说中间价这种的全面影响了。


 


中间价肯定有好处,央行对汇率的控制力高肯定有利于经济的稳定,不然像2008年英镑一天之内上去1000点再跌下来600多点投资者也跟坐一回云霄飞车没差别了。但同样的,央行重权在握,中间价也意味着更为便捷和悄无声息的操纵。在别的时候叶修不会同流合污,但现有情况必然是首选。


 


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来了,央行为何要支持你们这帮人?


 


这个问题一出来,全场顿时蔫了。苏沐秋看叶修,叶修说你别看我,我家势力在国外,拉一个银行过来可以,找央行没戏。说完叶修看张新杰,张新杰看肖时钦,肖时钦看喻文州,喻文州看周泽楷,其他人跟随他们的目光一圈帅脸看过来除了赏心悦目,其他依旧统统没戏。


 


吕泊远抱头了:“不是吧,刚才还情绪高涨的说着要救副区呢,现在不光是没踏出第一步啊,这是连起点都还没踏上就集体歇菜了?”


 


孙翔还是很喜欢江波涛的,他在初到轮回的时候江波涛帮过他很多,但孙翔只管交易,其他方面他也是没招的,于是他去看唐昊了。但唐昊不说话,虽然他不愿承认,但四大策略都没办法,他又能怎么办?孙翔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表示,那我揍到你有办法行不行?唐昊撸袖子,行啊,看谁先被揍倒吧。


 


这两个在一边龇牙咧嘴的,另一边的周泽楷则皱紧了眉头,就在这个时候楼冠宁弱弱的举手了。


 


楼冠宁说:“那啥,直接找央行没有办法,但国有四大行还是可以的。”说着他转去看孙哲平,“老大?”


孙哲平一句“我谁都不认识”还没说出口,张佳乐先反应过来了:“对啊,大孙,爹他肯定有办法的吧?”


孙大圣从鼻子里高冷的“哼”了一声,张佳乐擦了擦汗:“大孙,我知道你市场操纵这事儿你不愿干啊,但现在也算是非常时期了吧?”


 


孙哲平看了张佳乐一眼,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滑了几下拨通了一个电话,然后把手机给了张佳乐,几声“嘟——”之后对面接起来了。


 


孙老爷子说:“我觉得我买的股票明天要暴跌了,你居然会打电话给我?”


张佳乐说:“那啥,爹啊,是我,你放心啦我国跌停板最多也就跌10%,后面会涨停板的。”


孙老爷子说:“那也得跌,你拿着他手机,说明他就在你旁边吧?他会打电话给我就是稀奇的事,说吧,找我什么事?”


张佳乐说:“爹你真是太英明了!就算大盘跌停你买的股票还是会涨的!爹你认得央行的人吗?”


电话那边因为思考沉默了一下:“央行没有,但四大行的行长都比较熟,如果你们要找央行的话,我建议你们先找四大行,因为你们肯定需要资金的支持,他们觉得有利可图的话再找央行就比较容易,有他们在资金上能够集结到的券商基金就会比较多。至于人,我可以帮你们搭桥,不过你们肯定得自己去一趟。”


张佳乐又是一头汗,他还啥都没说那边都替他说完了:“爹啊,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干嘛?而且你这业务流程也太熟悉了吧?”


孙老爷子表示:“国内嘛,你懂的,他迟早要接触这些人,你帮我说说他,我说他不听,直球不管用,有时候就是得曲线救国。”


 


一边“是是是”一边挂了电话的张佳乐又不免一头黑线,有办法是好事,但金融界这帮人实在是人精,个个都算盘打得噼啪响。


 


那天荣耀金融大街的集合到张佳乐那通电话暂时结束,他们各自回去准备。但接下来又一个麻烦来了,始终找不到江波涛人在哪里。按理说华尔街亚洲人少应该好找才对,但因为欧美人对亚洲人脸盲,看来看去感觉都长一个样,为了不惊动江波涛前东家那边他们只能暗中找,叶老爷子放了眼线下去,但眼线自身不能暴露,最后得到的反馈是,他身上有没有什么明显的可以证明身份的物品?


 


于是苏沐秋和叶修去找周泽楷,周泽楷想了想说第二天给答复,然后他回去找那个箱子了。江波涛离开之前把这个箱子给了周家老娘,他娘再给的周泽楷,有些日子了,但一方面因为确实伤心啊,另一方面他也知道江波涛会在里面放些什么所以周泽楷并没有打开过,然而等他打开之后,他没有选择给那两个打电话,而是第二天上班之前直接冲到了兴欣的交易大厅。


 


周泽楷说:“他把玉牌带走了!横纹白玉,背面九水穿枪!”


 


江波涛原本是打算连玉牌一起留下,但迫于无奈离开周泽楷,他其实也心有不甘。所以最后一刻他改了主意,把玉牌带走了。站在江波涛的角度,他不希望周泽楷来找他,可内心深处,他也抱着一点微小的希望,如果周泽楷会来找他的话,那么或许这个玉牌会给他留下一些线索。


 


苏沐秋重点歪斜:“九水穿枪?不是枪穿九水?”


 


周泽楷略有一些不好意思,但焦急依然溢于言表,不然他打电话就行都不用自己过来。各大公司的管理层是不希望交易员们搀和这件事的,他们明着暗着很可能会给交易员们施压,时间不等人,拖得越久不光江波涛越危险,联盟也越可能土崩瓦解。苏沐秋冲他点了点头,然后拿着手机出去了。


 


叶修知道苏沐秋那句调侃周泽楷的话并非真的重点歪斜,和他们回家那个时候一样,他只是想让周泽楷不要那么紧张,所以苏沐秋出去之后,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也跟着出去了。


 


叶修出去的时候听见苏沐秋正在用流利的英语打电话:“这是来自秋木苏的请求,请他们帮我在华尔街找一个人……”


等苏沐秋挂了电话之后叶修说:“轮回这回人情欠大发了,他们居然让你动用了华尔街的内线。”


 


苏沐秋当初可以从华尔街回来也并非是他一个人的力量,他也受到了很多朋友的帮助,所以当叶修表示荣耀金融大街的很多交易员都帮过他他便不再阻止他集队。这些人就是苏沐秋自己在华尔街的眼线,他们并非都是交易员,涉及的人面会更广。苏沐秋对这条线严格保密,除了他就只有叶修知道这些人的存在,而且叶修也是在他回国之后才知道的。和叶老爷子的眼线不一样,老爷子的眼线被发现了还有叶氏集团做后盾,这些人如果被发现了就有可能丢掉饭碗,甚至可能会有人身安全的威胁,因此不到万不得已,苏沐秋是不会动这条线的。在华尔街的这十年他唯一一次万不得已,就是在搜集证据的时候。


 


苏沐秋没有接叶修那句话,只是凑到他面前亲吻他,这一举动有些出乎叶修的意料,但他感受到了苏沐秋的情绪,他没和平时一样时不时去调戏苏沐秋然后防着他调戏回来,他只是顺从的接受了他的亲吻。


 


苏沐秋说:“他的心情我可以感同身受,两年前当我在美国听说你被赶出嘉世的时候,我曾经跟他一样着急。”


 


感情并不应该成为一个人的软肋,相反的,它应该是在面对极端困境时内心最坚韧的一块。


 


叶修也没接他话,他扶着苏沐秋后脑勺闭着眼和他头顶头,隔了一会儿苏沐秋说:“所以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觉得这些年我在美国也没有白呆,至少我有一样相当有用的东西,那就是我在这十年间所累计的人脉。”


叶修纠正他:“不是人脉,是你的朋友。”


 


第二次集会的时候他们开始确定前往美国的人数,本来呢是打算全部去的,但后来发现不行,因为停留的时间太长了。金融战并不是今天打完明天就回来了,四大策略预计真要打估计得半年时间,更具体一点是在3月初至8月末,不过最晚9月第一周过完之后必须全部回国,因为9月开始之后市场将迎来黄金三月,市场波动没有不行,但太大也不利于操纵,而且他们都还得管自己公司的事。更关键的是,美国人不让呆那么久啊,旅游签证最多只能停留15天,探亲签证也只有三个月,虽然可以延期,但不利于下次出签,只有工作留学签证才能停留半年以上。孙哲平和叶修各自向自家老爷子询问能不能想办法把近300号全部塞进美国,结果一边冲他俩吼“你以为我是人贩子吗!”,另一边冲他俩吼“你想我被移民局盯上吗!”最终确定能去的人只有14个,孙、叶两家公司各会提供7个名额。


 


张佳乐在电话里提问:“爹,7个人里面包括大孙吗?”


孙老爷子表示:“不包括,我儿子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众人有些黑线,难道姓孙的都是这么霸气外露的吗?再转头看看正在吃泡芙吃的满脸奶油的孙翔,孙翔瞪他们“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吃甜点啊”,于是大家又想,好吧,就是这个二了点。


 


叶修也提问:“那7个人里面包不包括沐秋?”


叶老爷子表示:“也不包括,他职位还挂在我公司,随时可以名正言顺的回去。”


 


本来14人赴美应该已经定下来了,结果这当口出了个事,不知道到底谁开的头,说旅游签证也能停留15天啊,那我们就呆15天,找着江副也能给他打气不是?这一提议得到了除14人和编外人员以外所以人的一致响应,然后他们就开始商量找个旅行社包飞机去美国的事儿了。


 


周泽楷表面依然没啥动静,但在内心默默的扶额了,因为联盟那时还决定下来了一个事情,就是让苏沐秋和叶修以及他先去美国,他肯定是找江波涛,剩下两个是因为对美国比较熟,可以先去做一下先期的准备,也可以在他有麻烦的时候给个援手。他们去美国的这段时间孙哲平和张佳乐将赴京,四大行的消息已经来了,和孙老爷子估计的差不多,对方要求他们俩亲自去一趟。


 


周泽楷想你们这敢情就是想假公济私去美国玩的吧?可是兄弟们,这事儿事关我家属的性命啊,都靠谱一点儿行吗?但轮回的人也都兴致盎然的——毕竟轮回能去的就他和孙翔,他突然又觉得或许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14人之中楚云秀的身份略显特殊,她不仅仅作为一个交易员,还将作为记者随团记录接下来将发生的所有事件。这恐怕是历史上国内一线交易员对美国华尔街的最大一次进驻,但因为这是一场操纵,它就注定不能载入史册。可楚云秀依然觉得它应该被记录下来,强者往往习惯各自为政,但当有一个机会让他们联手,那势必将书写一段不朽的传奇。


 


接下来的日子办签证、订机票同时继续收集各方信息。就在苏沐秋、叶修和周泽楷飞美国,孙哲平和张佳乐飞北京的前一天,叶修无意中看见周泽楷站在玻璃窗前眺望着美国的方向。那时他们已经得到了有关江波涛的消息,有个前台的金发大美女告诉苏沐秋,她见过这个带玉牌又笑容很好看的小哥,但小哥最近好像生病了,已经有两天没来公司了。


 


荣耀金融大街七大未解之谜除了第一条之外其余排名不分先后。而第一条之所以排第一,并不是因为那真的是个未解之谜,而是因为没有相信它会真正实现,金融界的人已经习惯了背后捅刀相互提防,能够交心反倒显得不太正常。虽然叶修说他们的目的是赚钱,可是交易员们心里清楚,这次出征不仅仅是为了尝试着和世界金融最前沿碰撞,还为了拯救他们深陷泥潭的伙伴。




望着美国方向的周泽楷内心在向大洋彼岸的那个人呼喊:我们来了,一定要等我们!


 


荣耀金融大街七大未解之谜第一条——如果这些人联手,世界会怎样?




目录

评论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