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号锡正妻_

[恺楚]《处处吻》(07)

温柔搏杀: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恺撒·加图索×楚子航


娱乐圈AU


简介:这是一个关于当下最爆红男团里素来不合的队长和副队长的营业故事。


文/苹果十少


 


[07]


 


刺眼的阳光洒在层层叠叠的屋顶上,飞舞的房檐上连只鸟都不敢停,怕万一掉下去,就会被底下拥挤的游客给挤扁。临近十一假期,城隍庙人流大得像春运,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各家店铺前都排着长龙。


街边一家装潢古朴的店门上挂着“关门大吉”的牌子,许多闻名而来的年轻人在牌子前失望地驻足,这是一家有名的网红小吃店,好多游客不死心地敲门,想要问老板不营业的原因,正忙得团团转的老板没空搭理,只能专门派了个服务员站在门口给大家专门做解释,说是有个土豪贵客来店,直接包了一整天,只是想要有个安静的环境吃饭。


贵客是三天前托人通过电话预约的,还特地送了张致函,落款是一串龙飞凤舞的洋文,老板以为自己遇到什么地方电视节目合作,结果对方说是以个人名义,只希望到时候能好好招待,他只能稀里糊涂地着手准备,一大早就起来揉面熬汤,到开业时间后老板一拉门帘,一群看起来像黑社会的壮汉把他团团包围,吓得他差点昏迷。


此刻壮汉保镖们整齐有序地把守着方方面面,将一名中年外国男人围在中央的长桌旁,作为老板口中的贵客,中年男人看起来并不像什么网红美食旅游家,也不像沪上小吃狂热爱好者,他穿了身价格不菲的西服,与店内古色古香的木桌毫不搭调,老板怀疑这人一颗扣子都比他厨房租金还贵。中年男人一手别扭地使着筷子,往碗里夹了个蟹黄汤包,一手给自己铺了个不伦不类的餐巾,他身边还站着个漂亮斯文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沓纸做商务汇报。


“这是未来一周的财务预报,”帕西合上最后一页纸,说道,“您在中国的这段行程期间,我每晚会实时与家族那边视频通话一次,确保一切正常运作。”


弗罗斯特还在因为不懂怎么吃汤包而隐隐作怒,他把筷子撂在桌上,擦了擦手:“恺撒那边安排得如何了,他对于我要来中国这件事虽然没有什么激烈表示,但也明确拒绝了与我见面的要求,我只能亲自去找他。”


帕西回答:“少爷还在城郊拍一部小制作网剧,他说不方便接待我们,家族这样声势浩大地前往,是对剧组的不恭敬。”


弗罗斯特冷笑一声:“荒唐,他以为我会接受这种借口吗!”


“少爷也提到了,他为您特地预订了这间传统小吃店,就是他对于无法见面一事的弥补,”帕西继续道,“除此之外,少爷发了一份他自己制定的自由行计划给我,希望我这几天能领着您到处逛逛,行程里有东方明珠塔半日游,黄浦江豪华游轮两小时观景,外滩夜行,野生动物园参观,和迪士尼乐园两日套票……”


“够了,”弗罗斯特喝道,“他除了戏弄家族的长辈就无事可做了么,我这次来是要代表整个加图索家族对他下最后警告的,如果他执意要留在这里玩什么明星的游戏,我一定会采取更粗暴的手段勒令他回意大利。”


他还想说些什么,一名身材瘦小的女服务生惶恐地端了壶茶上来:“是……套餐里供应的茶水,二位现在要用吗?”


“那就麻烦了。”帕西礼貌地微笑。
女生赶紧放下托盘,给两人摆杯满上,龙井的香气淡淡萦绕着,弗罗斯特当着外人面也不好再继续发作,帕西对服务生道了句谢,弗罗斯特就让人下去了。女生退回后厨前,又回头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在帕西捕捉到她的眼神并笑着回看后,赶紧红着脸一溜烟跑了。


 


“[守夜人][八卦]卧槽卧槽卧槽我在城隍庙看到个和恺撒巨像的外国小哥!!!”


“主题贴内容:LZ坐标魔都,这几天假期在城隍庙兼职,想攒攒钱去年底卡塞尔三巡,我端盘子的地方是家比较网红的店,具体名字就不说了免得说我水军!重点是今天店里来了群特别奇怪的客人,不仅包场了而且全是外国人,到店时LZ和老板以为黑社会收保护费来了结果还只是保镖,真正的大咖是一个神秘中年老头和一个帅哥,连LZ这种穷人都看得出他们的鞋抵我五百年工资!


而且LZ用床底下所有卡塞尔珍藏海景房周边和恺撒小卡担保,那个帅哥一定和少爷有关系,千真万确,虽然长相和恺撒不是一个类型,但就是说不出来的像!LZ还好像听到了他们在聊恺撒,不会真的是加图索的人吧,这是要接少爷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了吗啊啊啊!这是什么豪门风云大戏就在我眼前发生!不敢相信我竟然和我爱豆这么近,四舍五入我也是和加图索有关系的人了!”


“1L:还说不是网红店水军?现在打广告的姿势这么别致了吗,前排先抱走我家卡塞尔小糊团了,比心”


“2L:带恺撒出场给出场费了吗,编得也太离谱了叭”


“3L:笑死我了,队长粉有事吗天天做什么少爷梦艹人设呢,加图索家不是不管这个废物了吗,还千里迢迢来接人?


“4L:楼上黑跑得比狗快?LZ反装忠瞎编给恺撒招的黑全部反弹到你蒸煮身上嘻嘻”


“5L:你们宇宙第一red流量团真的每天都有新的编料姿势,我上次还看到有人编自己亲戚在加图索旗下公司上班能和恺撒同进晚餐的”


“6L:解解说的那个是假料楼的姐妹故意编的啦,那栋楼就是编料玩的,just看不下去隔壁那栋掐恺楚的高楼里毒唯天天撕来撕去乌烟瘴气,开来解闷的”


“7L:编料左转假料楼,撕逼右转队长副队西皮粉唯粉battle楼,少爷我先抱走了,黑子这么有空不如期待一下恺撒领衔主演新剧《悼亡者》和还在打榜的卡塞尔新专,沉了吧,楼下勿回”


“8L:楼主没编啊,我今天就陪同学去城隍庙了,那家网红汤包店确实被包场了,你们上微博搜关键词”


“9L:本路人很好奇为什么恺撒和家里关系不好的消息是哪儿来的,他自己说的吗……”


“10L:是啊,很早以前的采访了,不让记者问和家里有关的事,当时表情就冷下来了”


“11L:如果LZ说的是真的,那还蛮牛逼的,毕竟是加图索哎,什么概念,关系再差也是唯一继承人,天天嘲恺撒的我就想问问你们知道他家到底有多牛逼吗,嘲他真的很没意思”


“12L:见缝插针吹的有事吗,他有钱和我嘲他有什么关系,这么牛逼怎么还不退团,非要逐梦演艺圈??求求他赶紧单飞不要拖累我蒸煮ok?”


“13L:楼上橘右京粉撒泼发疯现场哈,大家品品”


“14L:你们重点怎么又歪了,我只想知道像恺撒的帅哥和神秘老头的鞋长什么样,我也想见见世面”


“15L:神秘老头是他爹吗?叫庞贝还是什么的,哪怕相隔千山万水也阻挡不了加图索家挽救岌岌可危父子情?”


“16L:你们怎么都不看外网八卦的,恺撒他叔叔才是代理家主,他爹早不管事了,成天靠泡女模特上新闻”


“17L:怪不得恺撒不回家”


“18L:恺撒不是去拍戏了吗,怎么见他家人,他和楚子航最近行程全在剧组,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自从开拍后首页天天都是这两家在撕,想不看见都难”


“19L:要是去剧组找人的话肯定会被拍到的,等之后有动静再说,能不能别回这个贴了,料还没个真假标题就带恺撒大名”


“20L:那这么说神秘老头是他叔叔了?LZ能不能出来给个后续,老头和帅哥现在去哪了?”


“21L(LZ):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刚刚去厨房打下手了!!LZ发誓真的不是编料,有任何一个字是编的我都抢不到三巡门票好吧!!老头和帅哥接了个电话又走了,好像和什么人有约,LZ听不清他们说话!不过LZ刚刚斗胆要了一张帅哥的名片,给大家发上来看看,这个签名落款真的是加图索啊啊啊!![图片][图片]”


“22L:这能看出个毛,说是火星文我都信”


“23L:看出这楼有路人进来搅浑水了,这就是加图索啊”


“24L:卧槽还真是啊,LZ运气也太好了吧啊啊啊羡慕”


“25L:回到主题,加图索家来中国干嘛,不会真的是要喊恺撒回家吧,不要啊我还没去过卡塞尔con呢!求不解散!”


……


 


今天是《悼亡者》开机一周后,拍摄没有想象中推进得那么顺利,主要原因还是出在两个主演身上,连客串男主们小时候的两名小演员都比恺撒和楚子航杀青得快,导演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你们不入戏,感觉不对”。


不仅是导演,其他同事也看出来了他俩不怎么对劲,分开拍的时候都很正常,对上时又是说不出的别扭,好像让他俩展示兄弟情深是要命的大事,演着演着就会不由自主地僵化,各怀鬼胎,貌合神离。


曼施坦因每天负责排场次,现下他俩卡戏,搞得其他几场戏都要被压缩,曼施坦因很是头疼:“你说你们有什么好不自在的,不都是一起生活过这么久的队友吗,怎么一碰上就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


于是这么几天下来,路明非和芬格尔有点受苦,因为老有其他人神神秘秘地跑来八卦,说你们队内气氛不太行啊,是不是竞争关系太激烈,平时队友情深都是假的,我看他俩发盒饭时都不爱坐一块吃。


路明非心里流着泪想果然被看出来了,可嘴上还是得疯狂否认,说哪有的事啊,我们卡塞尔可和和美美了,团魂爆棚,老大和师兄只是看起来长得人模狗样啦,他们演戏不行的,爱豆演戏大家都懂的嘛,你们别乱传别瞎说啊!


结果后来还是传到了诺诺耳朵里,诺诺直接给他俩又安排了几节表演课,让他们周末没通告的时候就回公司补习。


眼下午后刚过半截,众人勉勉强强过了几条,导演让大家休息半小时,又招手让恺撒和楚子航过去看他们刚拍完的两场戏,给他们挑挑毛病。两人被迫挤在窄小的机位前,脑袋贴着脑袋,像被老师留堂批斗的差生——这是楚子航前二十年人生从未有过的体验,他觉得自尊心有些许挫败,只能向导演道歉,导演念他态度诚恳,耐心地给两人逐帧分析。


“你们看这条,这个棚里拍的都是他们还是学生时的戏,感情还没出问题,哥哥刚放寒假回家过年,弟弟跟着家人一起去迎接他,弟弟应该是很激动的,因为他们很久不见了,哥哥也很高兴,两人一直站在家门口寒暄,”导演调出原片指指点点,“结果楚子航,你看,你脸上一点激动的情绪也没有,恺撒也是,没有任何对彼此的依恋和想念。”


楚子航不语,这种情绪外露的情节对他来说太有挑战性了,恺撒盯着摄像机看了会儿,虚心求教道:“如果我们很难通过表情表达,是不是可以加一些肢体动作,比如拥抱一下。”


导演若有所思:“这个提议倒是可以,弟弟性格比较内向,所以应该由哥哥主动。你们自己再找找感觉,等会儿这条重拍一下。”


恺撒看向楚子航,对方别开眼神,去另一处的太阳伞下坐着了。


楚子航对导演的歉意发自真心,他不是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待在剧组的这两天他确实有心事,拍得很不理想,而且对着恺撒他很难找到自在的状态,所以他有点心虚。


楚子航想到很久以前自己读高中的时候,班上学习委员和体育委员早恋,除了老师大家都传遍了,后来英语课上老师点两人上去演情景剧,男生和女生突然变得笨拙又蹩脚,频频出错,一对视就忍不住偷笑,当时楚子航不太理解,后桌女生说这就叫做贼心虚啦,越是想表现得没什么,越是容易变得有什么。


楚子航想,与其是因为“有什么”,宁愿只是因为他演技差。


因为他们之间所有的关系,概括下来,也不过是一场后来发酵得有些失常的普通合作。


 


重新开拍时,因为恺撒临时提议的这个拥抱,这段戏总算变正常了一点,导演舒了口气,说傍晚收工,晚上没有大夜戏,大家明早再见。助理们来问两人是回酒店叫外卖还是去附近找餐厅吃饭,恺撒意在后者,路明非和芬格尔都没意见,楚子航却说道:“我晚上另有安排,就不去了。”


“什么事啊,公司的事吗,我怎么没收到通知。”芬格尔摸出手机检查消息。


恺撒扫了他一眼,楚子航忽略了对方的目光,不打算解释,简单地概括道:


“私事。”


 


晚上八点,雍福会。


今夜餐区客人稀少,弗罗斯特和帕西坐在洋楼的别院里,餐厅典雅低调,本帮菜的清香在空气中淡淡地弥漫,侍者询问了两次是否布餐,都被弗罗斯特回绝了,理由是等的人还未来。


在到达上海的前几日,弗罗斯特已经全方位通知了恺撒自己的决意,上至给公司高层通牒,下至亲自打电话告诉本人,恺撒不仅抗议得很干脆,今天甚至直接关机,除了一条请帕西好好招待自己的短信以外什么都没给他。


对于这位叛逆到极致的加图索家继承人,弗罗斯特不仅一次反思自己的教育和栽培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以为恺撒是能被驯服的,可他们都错了,他还记得上一次恺撒与所有人大发雷霆,是因为他那个散漫的爹一不小心喝多,从高尔夫球场带了个身材火辣的女招待回家,两人情到正浓时在滚错了房间,开了恺撒的房门,还不小心踢倒了恺撒的花瓶——那是他已故的母亲的遗物,恺撒从家族的人手里抢回来的,是他为那个女人打的第一场战争的战利品。


那晚恺撒对庞贝的怒意几乎能把后院掀翻十个来回,并在此之后彻底搬离了本宅。所有长老都对恺撒的母亲不持好感,那个女人出身平凡,庞贝对她不闻不问,病逝后还能因她导致继承人与家族决裂,弗罗斯特痛恨这种失控的感觉,恺撒是整个家族的命脉所在,天生该当皇帝的人,怎么能够违抗家族的意志,跑去地球的另一端搞些不入流的把戏。


最要命的是,几年前——在恺撒来到中国后不久——他就向所有人宣布,他不会接受家族为他安排的婚姻,不会像他的父亲一样顺从,他永远、永远不会迎娶洛朗家族的女儿。


当时弗罗斯特几乎是要顺着电话线飞来质问恺撒了,恺撒的回答更是让他几乎颅内血压飙升:


“我的结婚对象只能由我自己挑选,这毋庸置疑,何况我已经找到了——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伊丽莎白小姐对我说,她确定没有与少爷解除婚约的意向,”帕西刚结束一次短促的视频通话,他打断了弗罗斯特的回忆,汇报道,“她希望知道洛朗家族何时能等到加图索的提亲,因为再过一年,伊丽莎白小姐就会正式完成学业,准备步入婚姻殿堂。”


弗罗斯特闷哼一声:“就看这顿饭吃得如何了,我不止一次通知了他时间地点,现在距约定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他若是放我这个叔叔的鸽子,那我也不会再手下留情。”


“是这样,”帕西有点犹豫地开口,“一周前我收到了来自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也许是看到了我们与少爷的来往记录,对方称他将代替恺撒前来,于是我以您的名义回了信。”


“什么人?”弗罗斯特下意识追问。


侍者忽然不合时宜地迎了上来,朝弗罗斯特和帕西微微欠身:“打扰二位,你们等的另一位客人已经到了。”


说完,他往右让开,身后跟着一位男人。


弗罗斯特站了起来,他直直盯着恺撒口中这位“想要共度一生的人”,他上一秒还在追忆这句该死的话,下一秒主角竟然就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他们第一次直接会面,在此之前,弗罗斯特仅在专人的秘密跟拍和乱七八糟的娱乐新闻上见过他,那些新闻总是把恺撒和这位的名字摆在一块,简直看一次心梗一次。


半晌,弗罗斯特才维持着最后的礼数,冷冷说道:


“无意冒犯,但我想您没有资格代替恺撒出席这场家宴。”


楚子航摘下帽子口罩和墨镜,露出表情平淡的一张脸,他随意地拉开椅子,在两人对面坐下:


“是么,原来是家宴,我还以为你们这次打算在菜里下毒,把恺撒直接绑回去。”


帕西委婉地打断他:“楚先生。”


楚子航看了他一眼,说道:“恺撒并不知情,是我看到短信后主动联系的,现在看来当时回我的应该是你。”


帕西颔首,楚子航转头,又重新对上弗罗斯特不善到极点的眼神,淡淡道:“我并非代替他出席……我来只是想长话短说,我和恺撒不会分手,希望加图索家尊重他的选择。”


 


TBC


 


昨天收到了画手老师发来的封面草稿,好看得马不停蹄加做了样赠品,大家可以期待一哈!

评论

热度(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