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号锡正妻_

[恺楚]《处处吻》(07)

温柔搏杀: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恺撒·加图索×楚子航


娱乐圈AU


简介:这是一个关于当下最爆红男团里素来不合的队长和副队长的营业故事。


文/苹果十少


 


[07]


 


刺眼的阳光洒在层层叠叠的屋顶上,飞舞的房檐上连只鸟都不敢停,怕万一掉下去,就会被底下拥挤的游客给挤扁。临近十一假期,城隍庙人流大得像春运,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各家店铺前都排着长龙。


街边一家装潢古朴的店门上挂着“关门大吉”的牌子,许多闻名而来的年轻人在牌子前失望地驻足,这是一家有名的网红小吃店,好多游客不死心地敲门,想要问老板不营业的原因,正忙得团团转的老板没空搭理,只能专门派了个服务员站在门口给大家专门做解释,说是有个土豪贵客来店,直接包了一整天,只是想要有个安静的环境吃饭。


贵客是三天前托人通过电话预约的,还特地送了张致函,落款是一串龙飞凤舞的洋文,老板以为自己遇到什么地方电视节目合作,结果对方说是以个人名义,只希望到时候能好好招待,他只能稀里糊涂地着手准备,一大早就起来揉面熬汤,到开业时间后老板一拉门帘,一群看起来像黑社会的壮汉把他团团包围,吓得他差点昏迷。


此刻壮汉保镖们整齐有序地把守着方方面面,将一名中年外国男人围在中央的长桌旁,作为老板口中的贵客,中年男人看起来并不像什么网红美食旅游家,也不像沪上小吃狂热爱好者,他穿了身价格不菲的西服,与店内古色古香的木桌毫不搭调,老板怀疑这人一颗扣子都比他厨房租金还贵。中年男人一手别扭地使着筷子,往碗里夹了个蟹黄汤包,一手给自己铺了个不伦不类的餐巾,他身边还站着个漂亮斯文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沓纸做商务汇报。


“这是未来一周的财务预报,”帕西合上最后一页纸,说道,“您在中国的这段行程期间,我每晚会实时与家族那边视频通话一次,确保一切正常运作。”


弗罗斯特还在因为不懂怎么吃汤包而隐隐作怒,他把筷子撂在桌上,擦了擦手:“恺撒那边安排得如何了,他对于我要来中国这件事虽然没有什么激烈表示,但也明确拒绝了与我见面的要求,我只能亲自去找他。”


帕西回答:“少爷还在城郊拍一部小制作网剧,他说不方便接待我们,家族这样声势浩大地前往,是对剧组的不恭敬。”


弗罗斯特冷笑一声:“荒唐,他以为我会接受这种借口吗!”


“少爷也提到了,他为您特地预订了这间传统小吃店,就是他对于无法见面一事的弥补,”帕西继续道,“除此之外,少爷发了一份他自己制定的自由行计划给我,希望我这几天能领着您到处逛逛,行程里有东方明珠塔半日游,黄浦江豪华游轮两小时观景,外滩夜行,野生动物园参观,和迪士尼乐园两日套票……”


“够了,”弗罗斯特喝道,“他除了戏弄家族的长辈就无事可做了么,我这次来是要代表整个加图索家族对他下最后警告的,如果他执意要留在这里玩什么明星的游戏,我一定会采取更粗暴的手段勒令他回意大利。”


他还想说些什么,一名身材瘦小的女服务生惶恐地端了壶茶上来:“是……套餐里供应的茶水,二位现在要用吗?”


“那就麻烦了。”帕西礼貌地微笑。
女生赶紧放下托盘,给两人摆杯满上,龙井的香气淡淡萦绕着,弗罗斯特当着外人面也不好再继续发作,帕西对服务生道了句谢,弗罗斯特就让人下去了。女生退回后厨前,又回头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在帕西捕捉到她的眼神并笑着回看后,赶紧红着脸一溜烟跑了。


 


“[守夜人][八卦]卧槽卧槽卧槽我在城隍庙看到个和恺撒巨像的外国小哥!!!”


“主题贴内容:LZ坐标魔都,这几天假期在城隍庙兼职,想攒攒钱去年底卡塞尔三巡,我端盘子的地方是家比较网红的店,具体名字就不说了免得说我水军!重点是今天店里来了群特别奇怪的客人,不仅包场了而且全是外国人,到店时LZ和老板以为黑社会收保护费来了结果还只是保镖,真正的大咖是一个神秘中年老头和一个帅哥,连LZ这种穷人都看得出他们的鞋抵我五百年工资!


而且LZ用床底下所有卡塞尔珍藏海景房周边和恺撒小卡担保,那个帅哥一定和少爷有关系,千真万确,虽然长相和恺撒不是一个类型,但就是说不出来的像!LZ还好像听到了他们在聊恺撒,不会真的是加图索的人吧,这是要接少爷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了吗啊啊啊!这是什么豪门风云大戏就在我眼前发生!不敢相信我竟然和我爱豆这么近,四舍五入我也是和加图索有关系的人了!”


“1L:还说不是网红店水军?现在打广告的姿势这么别致了吗,前排先抱走我家卡塞尔小糊团了,比心”


“2L:带恺撒出场给出场费了吗,编得也太离谱了叭”


“3L:笑死我了,队长粉有事吗天天做什么少爷梦艹人设呢,加图索家不是不管这个废物了吗,还千里迢迢来接人?


“4L:楼上黑跑得比狗快?LZ反装忠瞎编给恺撒招的黑全部反弹到你蒸煮身上嘻嘻”


“5L:你们宇宙第一red流量团真的每天都有新的编料姿势,我上次还看到有人编自己亲戚在加图索旗下公司上班能和恺撒同进晚餐的”


“6L:解解说的那个是假料楼的姐妹故意编的啦,那栋楼就是编料玩的,just看不下去隔壁那栋掐恺楚的高楼里毒唯天天撕来撕去乌烟瘴气,开来解闷的”


“7L:编料左转假料楼,撕逼右转队长副队西皮粉唯粉battle楼,少爷我先抱走了,黑子这么有空不如期待一下恺撒领衔主演新剧《悼亡者》和还在打榜的卡塞尔新专,沉了吧,楼下勿回”


“8L:楼主没编啊,我今天就陪同学去城隍庙了,那家网红汤包店确实被包场了,你们上微博搜关键词”


“9L:本路人很好奇为什么恺撒和家里关系不好的消息是哪儿来的,他自己说的吗……”


“10L:是啊,很早以前的采访了,不让记者问和家里有关的事,当时表情就冷下来了”


“11L:如果LZ说的是真的,那还蛮牛逼的,毕竟是加图索哎,什么概念,关系再差也是唯一继承人,天天嘲恺撒的我就想问问你们知道他家到底有多牛逼吗,嘲他真的很没意思”


“12L:见缝插针吹的有事吗,他有钱和我嘲他有什么关系,这么牛逼怎么还不退团,非要逐梦演艺圈??求求他赶紧单飞不要拖累我蒸煮ok?”


“13L:楼上橘右京粉撒泼发疯现场哈,大家品品”


“14L:你们重点怎么又歪了,我只想知道像恺撒的帅哥和神秘老头的鞋长什么样,我也想见见世面”


“15L:神秘老头是他爹吗?叫庞贝还是什么的,哪怕相隔千山万水也阻挡不了加图索家挽救岌岌可危父子情?”


“16L:你们怎么都不看外网八卦的,恺撒他叔叔才是代理家主,他爹早不管事了,成天靠泡女模特上新闻”


“17L:怪不得恺撒不回家”


“18L:恺撒不是去拍戏了吗,怎么见他家人,他和楚子航最近行程全在剧组,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自从开拍后首页天天都是这两家在撕,想不看见都难”


“19L:要是去剧组找人的话肯定会被拍到的,等之后有动静再说,能不能别回这个贴了,料还没个真假标题就带恺撒大名”


“20L:那这么说神秘老头是他叔叔了?LZ能不能出来给个后续,老头和帅哥现在去哪了?”


“21L(LZ):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刚刚去厨房打下手了!!LZ发誓真的不是编料,有任何一个字是编的我都抢不到三巡门票好吧!!老头和帅哥接了个电话又走了,好像和什么人有约,LZ听不清他们说话!不过LZ刚刚斗胆要了一张帅哥的名片,给大家发上来看看,这个签名落款真的是加图索啊啊啊!![图片][图片]”


“22L:这能看出个毛,说是火星文我都信”


“23L:看出这楼有路人进来搅浑水了,这就是加图索啊”


“24L:卧槽还真是啊,LZ运气也太好了吧啊啊啊羡慕”


“25L:回到主题,加图索家来中国干嘛,不会真的是要喊恺撒回家吧,不要啊我还没去过卡塞尔con呢!求不解散!”


……


 


今天是《悼亡者》开机一周后,拍摄没有想象中推进得那么顺利,主要原因还是出在两个主演身上,连客串男主们小时候的两名小演员都比恺撒和楚子航杀青得快,导演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你们不入戏,感觉不对”。


不仅是导演,其他同事也看出来了他俩不怎么对劲,分开拍的时候都很正常,对上时又是说不出的别扭,好像让他俩展示兄弟情深是要命的大事,演着演着就会不由自主地僵化,各怀鬼胎,貌合神离。


曼施坦因每天负责排场次,现下他俩卡戏,搞得其他几场戏都要被压缩,曼施坦因很是头疼:“你说你们有什么好不自在的,不都是一起生活过这么久的队友吗,怎么一碰上就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


于是这么几天下来,路明非和芬格尔有点受苦,因为老有其他人神神秘秘地跑来八卦,说你们队内气氛不太行啊,是不是竞争关系太激烈,平时队友情深都是假的,我看他俩发盒饭时都不爱坐一块吃。


路明非心里流着泪想果然被看出来了,可嘴上还是得疯狂否认,说哪有的事啊,我们卡塞尔可和和美美了,团魂爆棚,老大和师兄只是看起来长得人模狗样啦,他们演戏不行的,爱豆演戏大家都懂的嘛,你们别乱传别瞎说啊!


结果后来还是传到了诺诺耳朵里,诺诺直接给他俩又安排了几节表演课,让他们周末没通告的时候就回公司补习。


眼下午后刚过半截,众人勉勉强强过了几条,导演让大家休息半小时,又招手让恺撒和楚子航过去看他们刚拍完的两场戏,给他们挑挑毛病。两人被迫挤在窄小的机位前,脑袋贴着脑袋,像被老师留堂批斗的差生——这是楚子航前二十年人生从未有过的体验,他觉得自尊心有些许挫败,只能向导演道歉,导演念他态度诚恳,耐心地给两人逐帧分析。


“你们看这条,这个棚里拍的都是他们还是学生时的戏,感情还没出问题,哥哥刚放寒假回家过年,弟弟跟着家人一起去迎接他,弟弟应该是很激动的,因为他们很久不见了,哥哥也很高兴,两人一直站在家门口寒暄,”导演调出原片指指点点,“结果楚子航,你看,你脸上一点激动的情绪也没有,恺撒也是,没有任何对彼此的依恋和想念。”


楚子航不语,这种情绪外露的情节对他来说太有挑战性了,恺撒盯着摄像机看了会儿,虚心求教道:“如果我们很难通过表情表达,是不是可以加一些肢体动作,比如拥抱一下。”


导演若有所思:“这个提议倒是可以,弟弟性格比较内向,所以应该由哥哥主动。你们自己再找找感觉,等会儿这条重拍一下。”


恺撒看向楚子航,对方别开眼神,去另一处的太阳伞下坐着了。


楚子航对导演的歉意发自真心,他不是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待在剧组的这两天他确实有心事,拍得很不理想,而且对着恺撒他很难找到自在的状态,所以他有点心虚。


楚子航想到很久以前自己读高中的时候,班上学习委员和体育委员早恋,除了老师大家都传遍了,后来英语课上老师点两人上去演情景剧,男生和女生突然变得笨拙又蹩脚,频频出错,一对视就忍不住偷笑,当时楚子航不太理解,后桌女生说这就叫做贼心虚啦,越是想表现得没什么,越是容易变得有什么。


楚子航想,与其是因为“有什么”,宁愿只是因为他演技差。


因为他们之间所有的关系,概括下来,也不过是一场后来发酵得有些失常的普通合作。


 


重新开拍时,因为恺撒临时提议的这个拥抱,这段戏总算变正常了一点,导演舒了口气,说傍晚收工,晚上没有大夜戏,大家明早再见。助理们来问两人是回酒店叫外卖还是去附近找餐厅吃饭,恺撒意在后者,路明非和芬格尔都没意见,楚子航却说道:“我晚上另有安排,就不去了。”


“什么事啊,公司的事吗,我怎么没收到通知。”芬格尔摸出手机检查消息。


恺撒扫了他一眼,楚子航忽略了对方的目光,不打算解释,简单地概括道:


“私事。”


 


晚上八点,雍福会。


今夜餐区客人稀少,弗罗斯特和帕西坐在洋楼的别院里,餐厅典雅低调,本帮菜的清香在空气中淡淡地弥漫,侍者询问了两次是否布餐,都被弗罗斯特回绝了,理由是等的人还未来。


在到达上海的前几日,弗罗斯特已经全方位通知了恺撒自己的决意,上至给公司高层通牒,下至亲自打电话告诉本人,恺撒不仅抗议得很干脆,今天甚至直接关机,除了一条请帕西好好招待自己的短信以外什么都没给他。


对于这位叛逆到极致的加图索家继承人,弗罗斯特不仅一次反思自己的教育和栽培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以为恺撒是能被驯服的,可他们都错了,他还记得上一次恺撒与所有人大发雷霆,是因为他那个散漫的爹一不小心喝多,从高尔夫球场带了个身材火辣的女招待回家,两人情到正浓时在滚错了房间,开了恺撒的房门,还不小心踢倒了恺撒的花瓶——那是他已故的母亲的遗物,恺撒从家族的人手里抢回来的,是他为那个女人打的第一场战争的战利品。


那晚恺撒对庞贝的怒意几乎能把后院掀翻十个来回,并在此之后彻底搬离了本宅。所有长老都对恺撒的母亲不持好感,那个女人出身平凡,庞贝对她不闻不问,病逝后还能因她导致继承人与家族决裂,弗罗斯特痛恨这种失控的感觉,恺撒是整个家族的命脉所在,天生该当皇帝的人,怎么能够违抗家族的意志,跑去地球的另一端搞些不入流的把戏。


最要命的是,几年前——在恺撒来到中国后不久——他就向所有人宣布,他不会接受家族为他安排的婚姻,不会像他的父亲一样顺从,他永远、永远不会迎娶洛朗家族的女儿。


当时弗罗斯特几乎是要顺着电话线飞来质问恺撒了,恺撒的回答更是让他几乎颅内血压飙升:


“我的结婚对象只能由我自己挑选,这毋庸置疑,何况我已经找到了——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伊丽莎白小姐对我说,她确定没有与少爷解除婚约的意向,”帕西刚结束一次短促的视频通话,他打断了弗罗斯特的回忆,汇报道,“她希望知道洛朗家族何时能等到加图索的提亲,因为再过一年,伊丽莎白小姐就会正式完成学业,准备步入婚姻殿堂。”


弗罗斯特闷哼一声:“就看这顿饭吃得如何了,我不止一次通知了他时间地点,现在距约定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他若是放我这个叔叔的鸽子,那我也不会再手下留情。”


“是这样,”帕西有点犹豫地开口,“一周前我收到了来自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也许是看到了我们与少爷的来往记录,对方称他将代替恺撒前来,于是我以您的名义回了信。”


“什么人?”弗罗斯特下意识追问。


侍者忽然不合时宜地迎了上来,朝弗罗斯特和帕西微微欠身:“打扰二位,你们等的另一位客人已经到了。”


说完,他往右让开,身后跟着一位男人。


弗罗斯特站了起来,他直直盯着恺撒口中这位“想要共度一生的人”,他上一秒还在追忆这句该死的话,下一秒主角竟然就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他们第一次直接会面,在此之前,弗罗斯特仅在专人的秘密跟拍和乱七八糟的娱乐新闻上见过他,那些新闻总是把恺撒和这位的名字摆在一块,简直看一次心梗一次。


半晌,弗罗斯特才维持着最后的礼数,冷冷说道:


“无意冒犯,但我想您没有资格代替恺撒出席这场家宴。”


楚子航摘下帽子口罩和墨镜,露出表情平淡的一张脸,他随意地拉开椅子,在两人对面坐下:


“是么,原来是家宴,我还以为你们这次打算在菜里下毒,把恺撒直接绑回去。”


帕西委婉地打断他:“楚先生。”


楚子航看了他一眼,说道:“恺撒并不知情,是我看到短信后主动联系的,现在看来当时回我的应该是你。”


帕西颔首,楚子航转头,又重新对上弗罗斯特不善到极点的眼神,淡淡道:“我并非代替他出席……我来只是想长话短说,我和恺撒不会分手,希望加图索家尊重他的选择。”


 


TBC


 


昨天收到了画手老师发来的封面草稿,好看得马不停蹄加做了样赠品,大家可以期待一哈!

好好过七夕不行吗非要喝酒

沙茶面:


*梗源自微博和知乎
*有改梗
*假设他们七夕聚了个餐
*tag打不下先列cp
喻黄|方王|伞修|周江|韩张|林方|昊翔|双鬼|双花|




【职业选手官方水群】


君莫笑:所以,你们都起床了吗?


君莫笑:真没人啊


君莫笑:看来昨天挺惨烈的嘛


冷暗雷:还是有的


石不转:我起来了。


无浪:我也还在


再睡一夏:还行,没死


逢山鬼泣:没死也差不多半死了


唐三打:呵呵


防风:哟,黄少天居然不在


夜雨声烦:别说了,我不想说话


无浪:喻队是做了什么,能让黄少不想说话


夜雨声烦:都怪你们!非要给文州灌酒!


君莫笑:怎么能怪我们呢,我们只给文州倒了一杯,剩下的都是他自己抱着酒瓶死活不撒手


夜雨声烦:你们真应该感受一下我昨天的绝望


无浪:黄少请说出你的故事


夜雨声烦:我们一回房间队长就冲进卫生间,我以为他是难受想吐赶快跟过去,跑到门口居然看到他拿着洗手台上的香皂要往嘴里塞!!


冷暗雷:我的……妈耶


再睡一夏:喻队这是没吃饱吗


唐三打:吃香皂这波操作真的6


夜雨声烦:我给吓一跳啊赶快冲过去抢,鬼知道他手劲怎么那么大,硬是挣开我把香皂咬了一口!!好不容易让他把香皂吐出来,转眼他又开始哭,开!始!哭!哭得梨花带雨的,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我明明是一条鱼为什么我不会吐泡泡”,我心里简直mmp,就为了这事他哭到了凌晨三点半


防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dbq但是我真的很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浪:dbq喻队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冷暗雷: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逢山鬼泣:不好意思真的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


石不转:对不起我也有点想笑。


君莫笑:我也很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我呸老叶你别笑你以为我不记得昨天苏沐秋怎么样嘛!!


君莫笑:……


石不转:的确,昨天苏前辈是有一些……嗯……


君莫笑:沐秋喝醉了一直都是这样,黏人得不行,就连我抽烟他都要抢过去吸两口,走哪儿都非要牵着,你不牵他他就要牵着你,还见到人就要求亲亲抱抱举高高


再睡一夏:这不是他非要揪着张佳乐辫子走路的理由


唐三打:这不是他把自己当考拉把我当树想盘在我身上的理由


防风:这不是他拿我当钢管还非要跳钢管舞的理由


君莫笑: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君莫笑:还有举高高,这个我们兴欣是没法满足他,但是他好像特别期待这个啊


石不转:所以他就找上了看起来很强壮的韩队吗?


君莫笑:我哪知道老韩力气那么大!沐秋跑过去的时候我其实也没想拦,鬼知道老韩真能把沐秋举起来啊


君莫笑:举起来了好歹也好好放下来嘛,结果老韩直接就撒手了,好在地毯厚


逢山鬼泣:韩队昨天的确很可怕,回去的时候我好像还看见他扛着一条狗??


石不转:是旁边便利店老板养的哈士奇。


防风:老韩这么生猛的嘛??


夜雨声烦:woc哈士奇诶少说也有四五十斤吧老韩真的臂力惊人


冷暗雷:新杰你怎么也不拦着点


石不转:我拦得住吗?他就跟风一样卷过去扛着门口的哈士奇就开始跑啊,我在后面追好半天都没追上。


石不转:后来撞上电线杆了才停下,现在韩队脑袋上还有个包呢。


无浪:便利店??


石不转:是啊,刚才我还去找了便利店老板道歉,他说他那条哈士奇昨天估计是被吓傻了,今天一整天呆在窝里一动不动的。


石不转:他还有条萨摩耶,说是昨天就把他拴在树边,今天也不知怎么的,一点活力也没有了,顶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


防风:我觉得……那条萨摩耶……可能是小队长的杰作……


无浪:王队对狗做了什么?


唐三打:王杰希昨天看着挺清醒的啊?他也醉了?


防风:杰希就是看着清醒而已,昨天刚出酒店大门就看到有条萨摩耶栓在旁边,杰希愣是不肯走了,站在那里十分气愤地说“是谁把为师的白龙马拴在这里的”,然后硬是想去骑萨摩耶


防风:我劝了好久告诉他这不是咱的白龙马,他信了,然后蹲下去和狗聊人生,说自己取经这一路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有多累,情到深处还抱着狗哭,我看狗也快哭了


君莫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眼儿可能是第一个把狗说哭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不行了我控记不住我记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唐三打:跟风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逢山鬼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浪:唉既然这样那我就说说小周吧


冷暗雷: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昨天小周真的绝了


夜雨声烦:什么什么怎么了怎么了


无浪:昨天我和小周出来,走到便利店的时候他非要喝酸梅汤,我就让他在原地等我,买完出来发现小周不见了


无浪:他手机也在我这,我正急得正到处找他,转头看到林前辈带着他往这边走,林前辈说


无浪:算了这段林前辈你来说


冷暗雷:等一下等一下让我先笑一会儿


君莫笑:老林你行不行的啊我们还等着看呢


唐三打:坐等+1


逢山鬼泣:坐等+10


再睡一夏:坐等+100


防风:坐等+1000


夜雨声烦:坐等+管他多少呢


石不转:你们这样是想逼死我


冷暗雷:OK好了我说


冷暗雷:我带着方锐下楼的时候正好是散席的高峰期,出酒店的人很多,小周一个人站在大堂中央不停地在挥动手臂,旁边还站着两个服务员想把他扶开,但他一直不肯走


冷暗雷:我没看到小江,就过去问他在干什么,他一本正经的回答我“车太多了我在指挥交通”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


防风: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唐三打:周泽楷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逢山鬼泣:我的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话说点心大大昨天没干出点什么事吗?他喝醉一向很聒噪的


冷暗雷:别提了,昨天一回房间他就坐在床上给别人打电话,打了两个多小时,一直在抱怨我平时怎么怎么样不够关心不够体贴异地恋好辛苦什么的,居然还聊到床技上去了


冷暗雷:我以为他在给黄少天或者张佳乐打电话,等把他哄睡了我拿他手机一看,他打的居然是冯主席的电话


夜雨声烦: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老冯快不行了


防风:冯主席:药……药……


无浪:切克闹?


君莫笑:来来来下一位请说出你的故事


唐三打:孙翔喝醉倒没什么,反而还变得听话了好多,就是他回到房间拿着手机充电的时候,说自己手机充不上电了,我过去一看,这小祖宗拿着充电器一直往盆栽里怼


防风:哈哈哈哈哈哈羊习习可以的可以的


冷暗雷:这要真能充上算他厉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睡一夏:我就来说张佳乐的吧


无浪:孙哲平选手已准备就绪


石不转:请李轩选手做好准备


再睡一夏:其实昨天聚餐的时候乐乐还没怎么醉,之后我们又去吃烧烤了,他在那儿喝醉的。跟烧烤摊隔条马路有家麦当劳,他点了十几个甜筒,用餐盘端过来,一桌桌的给别人敬甜筒


再睡一夏:真的,我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有人劝甜筒的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天啊乐乐真的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石不转:你这让我想起之前张佳乐前辈吃甜筒的时候忘记自己是在吃甜筒了,直接仰着头拿着甜筒往嘴送,跟喝水似的,结果糊了一脸。


逢山鬼泣:到我了是吗?


君莫笑:诶对昨天吴女士喝酒了吗?你好像给他点的是果汁气泡水?


逢山鬼泣:不……那是果酒……


防风:那度数不高啊,我点菜的时候看到了的,而且才喝一杯


逢山鬼泣:阿策餐桌上向来是滴酒不沾的,我就想看看他能喝多少,骗他说那是果汁气泡水。说真的,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剁了自己点果酒的手。


无浪:ó?看来李队的故事很有深度


逢山鬼泣:我本以为他没醉,昨天回到房间也就直接准备睡了,就在我准备关灯的时候,他突然问我“李轩,你想看胸口碎大石吗?”


冷暗雷:woc这个厉害了厉害了


石不转:吴副平时还喜欢看这种视频?


逢山鬼泣:不,他不是给我看视频,他是现场表演


逢山鬼泣:他把我按在地上,放了个枕头在我胸口,然后,开始死命地捶那个枕头,捶了好久,他突然自言自语地站起来“怎么没碎啊”,然后朝枕头踩了两脚,别以为垫个枕头就不痛了,自己试试就知道那种只想跟全世界Say Goodbye痛


逢山鬼泣:踩完之后他还是很失望,因为枕头没有碎,然后他一头槌撞枕头上,之后的事我就没有记忆了,今天早上我还是躺在地上睁开眼睛的,胸口还放着那个枕头


君莫笑:熏疼李车干大大但还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熏疼李车干大大但还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防风:熏疼李车干大大但还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飞刀剑:熏疼李车干大大但还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石不转:熏疼李车干大大但还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冷暗雷:熏疼李车干大大但还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浪:熏疼李车干大大但还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唐三打:熏疼李车干大大但还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睡一夏:熏疼李车干大大但还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刘小别你发得这么快肯定是点的+1别以为我不知道


夜雨声烦:卧槽等等这他妈是哪个群??!!


夜雨声烦:淦!这不是咱的闪狗群!!


灵魂语者:这是咱职业选手的大群啊黄少


石不转:……


君莫笑:撤回!!快点撤回!!麻利点!!


防风:卧槽还愣着干啥快点撤回删记录!!


唐三打:趁现在人不多赶紧的快点撤回!!!


无浪:李队赶快撤回!!


夜雨声烦:老孙老孙快点!!撤回啊!!






风城烟雨:要不要告诉他们,其实我们一直都在窥屏呢……


流云:算了,我怕黄少心脏受不了


飞刀剑:算了,我们队长脸皮薄


沐雨橙风:算了,我哥要脸的


长河落日:算了,队长会没收我们钱包的


云山乱:算了,我们队长就是联盟的脸啊


鬼灯萤火:算了,我怕副队离家出走


*他们私下的群叫【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闪瞎联盟单身狗大队】

屏蔽了所有与某个人有关的tag以后 爽多了看文!!!!但摆脱某些粉要点脸。明明副cp里有那对cp 你为什么不打tag👎👎👎👎👎👎

真的呕了。从来没有这么诅咒过人。🐸退团吧你。 But🐸退团对团也有影响。🤮🤮🤮🤮 气死。

🐸不就是会慢慢变成第二个lh嘛。从今年颁奖礼上就能看到 团里的气氛是真的奇怪。那谁拿奖走红毯脸都是黑的? 真的我的🐻啊 别跟他玩了😢nh 还有很多好的小哥哥啊。

我想说经儿是在直播睡觉吗?!好不容易遇到你直播!!我们zico妮都进来了!你脸都不露一下🤢我留言说Baby I want to see yiur face 然后突然看到你动了还以为哇 欧巴看到我留言要露脸了,结果你就把直播关了🤢🤢🤢

啊,今天看完了五十度黑🌚脑洞大开啊。 女主在答应男主求婚后当然是顺其自然进行不可描述的事情啊,然后呢女主主动让男主带她到了那间装满了情趣用品的房间里进行不可描述事情啊🌚🌚🌚然后呢 她被红色(划重点)的丝绸带绑着眼睛手也被反绑着然后和男主不可描述啊🌚如果我没记错呢,某朴致命同学在今年mama舞台上也是被红色丝绸带绑着眼睛和我们家小漂亮来了一场合作舞台呢☺️不知道又给我圈了多少情敌呢😶 五十度黑这部十分钟一次啪啪啪的影片里 只能说男主十分会玩啊。各种道具玩起来真的是🌚🌚🌚全程脑洞开个不停啊,想看小漂亮也和鸡米妮从浴室啪到床上。被小漂亮这样那样🌚 真的好想看啊啊!!哪个大神写一篇五十度黑au吧😂 真的看到红色丝绸蒙眼那里就不能忍了啊!我的天啊真的是越来越变态了。有没有大神写啊。锡米正泰南硕都行啊啊啊啊啊!!

塔比不哭,哥哥也不哭。感谢让我遇到这么好的你们。
我们大爆炸会一直走花路的!
权世界最好的Bigbang!

巫甯:

底迪,你为什么不说话......月饼节快乐

天哪😭😭😭😭😭😭

难道你也姓战吗:

时光荏苒18章图片
回忆结束了,真的好心疼Charles
所以拼了几张图,结果更心疼他了

下章开始我就好好写现在,不虐了,让他们甜一甜哈哈哈
爱你们呦💛